夏珺学书感言:在横竖撇捺点划顿挫间,心静神闲,物我两忘

学书感言
文/夏珺
 
  我对自己的书法有两句话评价,一是“退休综合征”,二是小学生水平。
 
  先说“退休综合征”。我刚上小学时,在父亲的督促下写过毛笔字,练过描红,临过颜真卿的多宝塔。那时是用报纸写,要研墨,写完了,父亲用红笔在我的作业上画圈,给我指点。可惜好景不长,后来发生了文革,一切都打乱了,我的字也搁浅了。再后来上山下乡,到上大学、读研,到参加工作,只是偶尔写过标语、通知、公告甚至挽联之类的。集中精力练字,还是在退休之后的这三四年。退休了,有了大把的闲暇时光,就又把笔墨拣了起来。练字,是打发时间的一个好方式。有人说,写字是老同志的“退休综合征”之一,信然。
作者(右二)在四川乡村采访
 
  第二句“小学生水平”,是我对自己书法水平的评估。有时候,看着自己写的字,就像是小学生写的,一副蹒跚学步的样子。好在没有什么功利主义思想,只是一种打发闲暇时光的方式,据说还是一种养生的方式,那就只问耕耘,不求功名,也就释然了。
作者(左)饰《智取威虎山》李勇奇
 
  我一辈子都跟文字打交道,当记者,做编辑,是文字匠、码字工,主要是为文。退休之后,则主要是写字。这三四年,是我学习书法时间和精力最集中的一段时间。就字本身来说,应该是有些进步的。但更多的乐趣是享受写字或者读帖的过程。读帖,是同古代的书法大家对话,也是一种欣赏和审美活动。写字,是一种运动。我常常是一边听着音乐(或评书),一边临帖挥毫,在运笔的横竖撇捺、点划顿挫间,心静神闲,物我两忘,不知老之将至,岂不快哉!正是——
 
  防疫弦绷紧,
 
  习字腕放松。
 
  悟道兰亭序,
 
  笔下有惠风。
 
  感谢范健先生的肯定和鼓励,借此平台,斗胆发出几幅不成熟的作品,不揣浅陋,愿就教于方家。
 
  夏珺作品鉴赏




主办单位:中共惠州市委宣传部  中共惠州市委对外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Copyright © 2007 - 2017 www.hui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惠州网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惠州报业传媒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