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武汉解封的狂欢 真的很心酸

  文/草青
 
  武汉从今天夜里零点起终于解封了。看着那一刻电视里欢喜雀跃的人们,刷着手机朋友圈里不同的感慨和公号链接,尤其是武汉一个女孩打开窗户高喊:“武汉你回来了”,在寂夜中掀起的顶级声浪,心里好一阵心酸。封城76天,捆住了人们的手脚,限制了大家的自由,终于有了解封的这一刻,宣泄一下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但从另一个侧面看,我们真的有那么高兴吗?真的有心思宣泄情绪吗?看着灯光夜景中的武汉,有的甚至反复晒出武汉的特产,像是要痛饮豪吃,一派歌舞升平,像是再过一遍春节。哪里像亡故了2500多人的武汉。
 
  那些宣泄情绪的人,大致有这样几层,一层是媒体人正面宣传煽情式的舆论导向;一层是湖北以外人们所惯常好事式的呐喊助威;一层是本地人被憋已久宣泄式的奔走相告。除了这样三层外,绝对不会有在疫情中亡故了亲人的悲悯式的人家。越在此刻,他们只能是悲伤而欢快不起来,也不会就此去抒发他们内心的情感。他们仍然沉寂在悲痛中,怎么可能指望解封后出去散散心、看看景,我想,如果你家遇到了这样的意外,天都会塌了来,还有这个心思吗?
 
  然而,解封具有标志性的意义,也只是一种象征。对于重创的家庭来说,它没有实际的意义。我们每个活着的人,都应该理解那些遇不幸的幸存者。应该给逝者留一片安宁,不去惊扰他们。给遇不幸的家庭多一些温暖和安慰(这主要体现在不用外界的环境氛围去诱发它,刺激它)。老话讲,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都那么开心,逝者家属的心里还怎么想?
 
  武汉2500多位亡灵对武汉1600万人口,对全国14亿人口,确实微不足道。但对每一个亡故的家庭就是天大的悲剧。一粒微尘飘到个人身上就是一座大山,现实就是这样。别说是76天,那些悲惨的家庭,会在相当长的时间缓不过劲来。为了他们,我们怎么着也高兴不起来,怎么能为一个打开城门而高声呐喊呢。
 
  才76天的封城,时间并不长。那些悲伤的哭泣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声依然在我们耳旁回响,我们不应该忘记那一个又一又一个“那个”——
 
  那个在自家阳台为母亲求床位,一声接一声敲锣呼喊,救命啊,快来人啊凄惨
 
  的求助声;
 
  那个追着灵车后一步一喊妈妈的孩子:妈妈,我没有妈妈了……;
 
  那个送走了爸爸又送走了妈妈,最后捧着父母的像片的三岁孩子最终告别人世也是在病床上;
 
  那个为爸爸妈妈住院四处奔波、最后仍然没有挽回父母生命的女儿所写的悲痛欲绝的日记使人惨不忍睹。
 
  那个导演一家四口因为新冠肺炎而遭遇灭门之灾,新年过后全家相继离世。
 
  幸福的家庭转瞬即逝。“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临走遗言叫人心酸泪目。
 
  那个给死了几天的爷爷盖好被子,又来开门的五六岁孩子被问道,为什么不出去,孩子这样回答:“爷爷说,外面有病毒,不能出去。”要不是社区查疫情,孩子就要饿死;
 
  那个怀有身孕,花了二十万最后无力负担而放弃治疗的女子,死去后的第二天人们才知道她叫翁秋秋;
 
  那个以养蜂为生因疫情导致蜜蜂无法转场而自杀的44岁青年刘德成,他和蜂群再也等不到春暖花的今天了;
 
  那个在医院ICU抢救的小伙子,在弥留之际最后写下了:”支付宝里有钱。我的遗体捐国家,我老婆呢?“却被媒体抹去了最后四字的爱情绝唱。他叫肖贤友,他再也等不到和老婆一起慢慢变老的时光了;
 
  那个90高龄为60多岁的儿子好不容易排到了一张床而在医院守候了四天四夜的老大妈写下“儿子,要挺住,要坚强,要战胜病魔。”的泣血之言,可等来的却是儿子离世的消息;
 
  那个为家人呼救的退休老教师,深更半夜在微博发出“你好”,可最终等来的是与女儿的天堂相会;
 
  那个从坍塌的泉州酒店救出三个孩子尸体后放声大哭的人叫周建仁,他大声呼唤,“我们都有孩子,年纪也很小,看到这样场景,大家都忍不住了。”
 
  那个患脑瘫被父亲照顾了16年,父亲被隔离6天后,他却死在家中无声无息。
 
  那个在方舱医院看《政治秩序的起源》的人,他姓付,今年39岁,现在佛罗里达州立大学教书,研究方向是高分辨冷冻电镜;
 
  那个开着货车在高速路上既不能上也不能下,累得他足足跑了一个星期的肖红兵,他的最大愿望就是能有一个地方让我停下来好好地睡一觉;
 
  那个最早将1.8万只口罩全部捐出来的真正爱心普通人郝进用的是他打工时抵扣的四个月工钱;
 
  那个已经不管不顾、老子脱口而出的烈女子艾芬的一句名言:“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已经家喻户晓;
 
  那个武汉中心医院感染的300多位医生护士和死去的五位救治他人的白衣天使的故事让人潸然泪下;
 
  那个写下“能、明白”并印上红手含冤而死早已是老百姓心中的英雄李文亮让人痛不欲生。
 
  ……
 
  武汉解封,我们不该撕去它的痂,而应抚平它的伤。怎么说也远远不到张灯结彩时,受过苦难的人依然弱不禁风,摇摇晃晃,需要我们去呵护和慰藉,去医治病毒留下的创伤。我们诚望从疫情中走过的人多想想“那个”,就会感到肩上的担子依然不轻、任重道远。为此郑重地道一句,武汉解封,请别忘了那个……
主办单位:中共惠州市委宣传部  中共惠州市委对外宣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Copyright © 2007 - 2017 www.huizhou.cn    All Rights Reserved
今日惠州网  版权所有    制作维护:惠州报业传媒集团